一锤子

【佐鸣子】氧 10

por una cabeza:

宇智波佐助把自己藏在四教左侧走廊的树荫下,攀爬在石柱上的紫藤躲在绿意盎然的枝叶中,并没有放肆的开着,恰到好处的内敛映衬着缕缕透过间隙投到地上的夕阳,愉悦了极难讨好的宇智波的心。


 


没有人来打搅他,好不容易撑到放课的学生大军都急哄哄地向食堂攒动着,而鸣子他们学院上课的教学楼刚好在学校的极北。佐助垂下眼帘不去看密密麻麻的人群,除去必要的学生工作,他尽量避免接触陌生的所谓的校友,尤其在刚入学大部分女生还会在校园的主干道上像看耍猴的样子看着她。总之很麻烦,而他讨厌麻烦。他能做的只有在班级自我介绍的时候对着提问他的同学承认他有家里定好的未婚妻,指望着在不久后的疯传中,他的名字能在校草的标配下冠上“有主勿动”四个大字。


 


他再次抬眼扫向人群的时候,一抹亮黄逆着人流向自己冲来,那是一种总是在自己需要的时候撞入自己眼睛的色彩,明媚的,带着欢笑和幸福。【她冲过来的架势有些骇人,她可能饿了。我原来只见她这么冲进过一乐,吓得客人以为是恐怖袭击。如果再不拦着她,也许他们会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佐助在脑海闪过这些念头后,义无反顾地抢在鸣子扑他之前托着她的屁股将她抱起来转个圈,企图卸掉更多的力,然后平稳着陆。风吹过,紫藤花朵摇动,一切美的不真实,饱满的嗓音瞬间击碎所有梦幻的泡泡。“佐助—饿死我了,不吃拉面的话,汉堡其实也可以。”“驳回。”


 


漩涡鸣子不情愿地站在超市门口等着佐助去推推车,她不明白明明吃快餐很方便,而且半个小时就搞定的事,为何要如此复杂,而且她也不觉得他俩谁能做出看起来能吃的晚餐。她很累,上课消耗了太多精神,超市隔壁卖炸鸡的k记还孜孜不倦地传来诱人的香气。她的书包存了起来,导致她甚至不能掏出包里的奶糖安慰一下自己受伤的心。不时有母亲推着车里的孩子走过,让她羡慕不已,年少的时候她很少有很爸妈逛超市的机会,他们太忙了。她到总是和佐助的妈妈一起来购物,小的时候美琴阿姨推着车,佐助领着她防止她乱跑,长大了佐助推着车,她挎着阿姨的胳膊满心欢喜地看着美琴阿姨不停地往车里堆着她爱吃的东西。


 


她努努嘴示意迎面走来的佐助看向那对母子,然后不怀好意地挑着眉看向眼下这辆空车,跃跃欲试的心情溢于言表。佐助无奈的看着他的熊女友,“当你穿了裙子,就不要试图这么做。”鸣子骄傲地向侧面挑起下巴,愉悦地掀开裙摆,“事实上,它是条裙裤。”鸣子发自内心的喜悦袭击了他,他有那么一瞬间语塞,给了身手矫捷地鸣子爬上购物车的机会。佐助此时只想走开,或者能一下消失在商场里也是好的,他说服自己,这没什么大不了的,秀恩爱而已,他们还没有当街热吻呢,面无表情地推车试图无视里面不拘小节的白痴越过自动门,然后被有关人员拦了下来。


 


“额..先生不好意思...1.2m以上的儿童是不能坐在车里的..请您...”


“很抱歉。”“很抱歉!!”


 


胜利来得太突然,佐助甚至不能调动脸上的肌肉克制自己想笑的冲动,他微笑着表达了自己的歉意,看着鸣子红着脸,七手八脚地试图从车里下来,可惜失败了,一次...两次。挣扎无果,只有脸愈加鲜红,难得一见的羞耻心,佐助在收到怒瞪的时候,虚情假意地问着:“怎么了么?”“卡住了。”“哦.......那.....需要帮忙吗?”“废话!”他走到侧面弯腰把煮熟的鸣子捞了出来,压低声音凑在鸣子耳边说:“是不是想一下子就消失?我刚才也是这么想的。”


 


佐助在第三次抓到鸣子悄悄把他放进车里的蔬菜拿出去后,很好商量地告诉鸣子,他们自己拿自己想要的,互不干涉。这很好,于是鸣子堆了半车的薯片,饼干,果冻之类的零食。在结账台,佐助拿出钱包回过头露齿一笑,“我是不是说过自己买自己的。”鸣子白了他一眼,她就料到了佐助还有后招,无所谓啊,自己买自己的。“我记得你的钱包和手机在书包里...”


 


“我呲..”“嘘..那是我的动作”佐助用手指抵住鸣子的唇制止了她即将脱口而出的脏话。“你大...”他用拇指划过红润的下唇,“等晚上到床上再叫大爷,好吗宝贝。”然后把果冻和大部分膨化食品无情地丢出了车。


 


 


 


 


 


 


 

评论

热度(149)